抚顺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太污夜店女揭秘风月场那些衣冠禽兽的富二代

2019/11/10 来源:抚顺汽车网

导读

我是个公主,可惜只是夜总会的公主,为了钱,我也会出台,我知道,你们都管做我们这行的叫小姐,好吧,我就是个小姐。我知道大家都看不起做我们这

我是个公主,可惜只是夜总会的公主,为了钱,我也会出台,我知道,你们都管做我们这行的叫小姐,好吧,我就是个小姐。

我知道大家都看不起做我们这行的,觉得我们就只是因为贪图享乐,不肯吃苦,宁愿出卖自己的身体,我知道很多人是这样的,但不包括我……我不怕吃苦,也不贪图享乐,我做这个,只是为了报恩。

我四岁的时候,父亲就过世了,妈妈没文化,没工作,为了养活我,就又嫁给了一个小卖店的老板。小时候,继父待我还算不错,虽然谈不上什么关爱,但起码能吃饱,能穿暖,还有学上……

可是后来,小卖生意越来越不好做,租金也越来越贵了,继父心情也越来越差,心情差的时候就爱喝酒,喝醉了就拿我和妈妈撒气。

到我上中学的时候,继父看我的眼神就更不太对劲了,总是色眯眯的,有一次喝醉了酒,竟趁着酒劲把手伸进了我的衣领里面。我哭着把事情告诉了妈,可是妈妈却只是掉眼泪,一句话都不说。妈妈的容忍换来了继父的变本加厉,有时候当着妈的面,他也敢对我毛手毛脚。

有次,妹妹生病了,妈妈带着妹妹去医院。继父喝得烂醉回了家,我正在写作业,他把我拖出来,扔在木床,便压了下来。我使劲地挣扎,大声喊救命,可是他还是不管不顾地扯我的衣服……

我的呼救声被隔壁水果店的明哥听见了,明哥平时对我就不错,有时候我上学的时候他还会塞给我一些水果,让我带学校吃,所以他听到呼救声就闯进了我家,拿起凳子砸伤了继父,就带着我逃走了。

我实在是太害怕了,我求明哥带我离开这里,我说我长大了一定会报答他,我说只要他带我离开这里,我就嫁给他……

明哥想都没想,拿起电话打给他一个哥们,把水果店盘了出去,就带着我走了,我在路上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妈妈什么也没说,就是哭,一直哭一直哭……

明哥带着我辗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,重新租了个店铺,还做水果生意,可是人生地不熟的,换了好几个地方,生意一直没有起色,一直赔钱,但是就算这样,明哥也从来没有抱怨过我,还一直安慰我,说一定会好起来的,让我放心,我想留在水果店帮帮明哥,但是他说什么都不让,他说他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,让我一定好好学习,一定要考上大学……

那段时间,我觉得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,真的很幸福。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嫁个明哥,给他生一对儿女,自己可以有个家。直到有一天,张爷找上门来……

张爷是个放高利贷,原来明哥早就把本钱赔光了,一直在问张爷借高利贷,已经欠下二十多万了,只是明哥一直没有跟我说。

张爷给了明哥一个月的期限,并且威胁说如果一个月还还不了钱,走路可就要小心了,我知道张爷是什么意思,他们这些放高利贷的一个个心狠手辣,为了追钱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……

那一天,明哥一直在打电话借钱,可是一直打到深夜,也只是借到几千块钱而已,看着明哥一脸的呆滞和苦涩,我知道,这个钱,他肯定是凑不齐了……

第二天,我没有去上学,而是直接买车票,来到我现在的这个纸醉灯迷城市,找到了现在这家夜总会,他们答应给我预支10万块钱,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可是为了明哥,我没有犹豫……

我一拿到钱,就全给明哥打了过去,并给他发了个短信,骗他说我在深圳打工,这个钱是找朋友借的,让他先拿去应急,不要为我担心,然后我就关机了……

我所在的夜总会是这里最高档的夜总会之一,来的客人非富即贵,出手也很大方,妹子的坐台小费是至少是八九百,出台另外计算。

当然不过里面的姑娘也都很漂亮,国内国外都有,但她们都喜欢化浓妆,风尘气很重。我上班也化妆,不过我画的是淡妆,走清纯可爱路线,说实话,整个夜总会,象我这样清纯的并不多,所以我虽然笨拙,不会说话,但妈咪也很捧我,帮我介绍有钱的主,也算是小有名气,一天能赚上1000多的小费。

一开始,我的想法很简单,我想自己只要干上几个月,帮明哥还了债,再攒点钱,就洗手不干了。所以开始的时候,我是不出台的,这种档次的夜总会一般都很规矩,只要你自己不愿意,没有人会逼你。

但我终究还是没有经得起诱惑……

那天妈咪告诉我,李大老板来夜总会了,她安排我过去。为什么叫他李大老板,因为他的儿子叫李老板,为了区分两父子,我们就叫老爸为李大老板,儿子叫李老板。两父子都是风月场所的人物,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,他们都是我们店里的超级VIp客户。

这个老头子真他妈有钱,据说光名车就收藏了几十辆。出手又特别大方,小费从来都不低于五位数。

我被突如其来的馅饼砸晕了,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,跑去陪老头子。以往,我只是听说过他的事迹,倒是没见过他本人。倒是没想到长得斯斯文文,丝毫瞧不出他以前是干黑道买卖的,而且脾气超级好,他也不嫌弃我的身份,还主动给我倒酒了,夸我长得可爱,长得就像他的初恋。

我见他那么有钱有势,还对自己那么好,真的很受宠若惊,想着法子哄他开心。只要他开心了,我就有钱了。

果然。等大家都喝得差不多,老头子给我塞了两万块钱的小费,还拉着我问要不要出去吃宵夜。

所谓的吃宵夜,当然不是真的吃宵夜,其实就是人家把你给吃了。虽然我知道他出手大方,可我还是迈不出这个门槛,所以我拒绝了。

老头也没有勉强,只是给了我一张名片,又跟妈咪耳语了几句,就走了。

但是后来几天,他每天都过来,每天都点我的台,而且每次出手都很大方,每次也都问我要不要出去吃宵夜

所以我虽然一直在拒绝,但也越来越犹豫了,我知道老头子的耐心是有限的,而且,张爷留给明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……

终于有一天,那天我确实也喝得有点多了,所以他再问我要不要吃宵夜的时候,我没有拒绝,而是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这是我第一次出台,从出夜总会的门到进了酒店的套房,我的双腿不自觉地抖动,就跟筛糠似的。老头子摸着我的脸,安慰我没事,还从袋子里拿出一套衣服,让我穿上去。衣服是日本动漫那种校服,裙子短得稍微弯一下腰就会曝光,我觉得挺变态的。但还是乖乖地穿上了,躺在床上。

老头子也三下两下剥光了衣服,尽管他保养得很好,但将近六十岁的人,皮肤已经干瘪,看上去就像是粗糙的树皮。他伸手摸我的脸蛋,脖子,他边摸边夸我皮肤光滑,长得好看,美得就跟天仙似的。

他的手沿着衣领往下摸。他的年纪当我爸都绰绰有余,再加上因为继父的原因,我讨厌老男人,觉得特别恶心。全身抖得更加厉害,我一遍又一遍地叫喊,我不干了,我要回家,我不要赚这个钱了。

可是老头子这会儿呼吸都变得很急促。也没功夫再怜香惜玉了,埋下头边亲我的脖颈,边撕我的裙子……

老头子正撕得起劲,门猛地被踹开,有个长得很帅的高个子男人冲了进来。我认得出那是老头子的儿子—李老板,他寒着一张脸,随手捞起一把椅子狠狠地砸着屋子的摆设,全部都被砸得稀巴烂,那样子活脱脱就是来捉奸的。

我觉得自己有点背,刚出来卖就被人逮住。我的经验尚浅,本来就有些害怕,他又突然间闯入,瞧那阵势就要喝人血吃人肉,我吓得浑身都发抖。

他横着眉扫了我一眼,让我滚蛋。我恨不得立刻就消失,可我发现自己居然吓得大腿都抽筋,动都动不了。

他压根不是好脾气的主,几秒钟不见我滚下床,他立刻掀开被子,扯住我的头发往床头连磕了两下,他还嫌发泄不够,使劲地往外拖。他的力度太大了,我挣扎不开,一个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倒在地板,玻璃渣扎入后背,疼得我的眼泪直往下掉。我捉住他的手哀他松开手。

他蹲下身,抓住头发往后又是一拉,神情阴鸷地向下俯视着我,嚣张地开骂我是不是耳朵聋了。

我都疼得发麻了,也不知他拉断了多少头发,妈的,真是个人渣,我哭得泪眼模糊,声音颤抖地求饶,他根本不听我的哀求,扬手就给我打了一巴掌。

我也不管什么自尊,犯贱之类的,还是保命要紧,扑通一下跪在他的脚底,朝着他连磕了三个响头,额头磕在坚硬的地板上,发出嘭嘭的声响,疼得我都快要喊妈了,然后我才抬起头露出谄媚的笑容向他解释,我的腿抽筋了,动不了。

一直冷眼旁观的老头子可能看够戏了,拍着他儿子的肩膀劝,我就是个小姐,何必为个小姐生气,丢了自己的身份。

我抬眼望着衣冠楚楚的老头子,十分钟前,他才夸我长得清纯可爱,美得就跟天仙似的,他还说很喜欢我,就是他的心肝宝贝,他的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!原来情场中的男人说话真她妈的就是放屁,说完他就舒坦了,至于自个说了什么,转眼间就忘得一干二净。

李老板毫不客气地甩开老头子的手,瞪着我让我滚蛋。我捉住床头柜的边沿艰难的站了起来,连滚带爬地往外冲,此时真恨不得自己多长出一双翅膀飞出去,赶紧离开这个地狱。

我一口气冲出了酒店,微凉的秋雨透过单薄的裙子,渗入皮肤里。身后的伤口沾着了雨水,疼痛逐渐蔓延开来,我摸向后背黏糊糊一片,一看巴掌全是血,我咬牙切齿把李熠的祖宗八代统统都问候了一遍,希望着自己再也不会遇着他。

我满身狼狈地回到住处,同我一起租房的小月还没回来,我只能找出药箱给自个清理伤口。

我收拾好了,就上床睡觉,可我又失眠了,满脑子都是刚才的事情。而且我心里也很担心,我知道李老板不会就这样算了的,如果他去夜总会闹一闹……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五点钟,我收拾好打车去了夜总会。

时间尚早,夜总会刚开门,还没客人上门,服务员正忙着整理卫生,我看见妈咪神情阴郁地坐在吧台前喝酒,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妈咪喜欢人家叫她陈姐,我就低唤了一声“陈姐!”

陈姐抬眸淡淡地看了我一眼,我以为她因拿不着提成生气,毕竟陈姐为了让我出名,花了不少功夫。我低头抱歉“陈姐,我不知道李老板怎么就闯了进来!”

陈姐放下了酒杯,侧脸面对着我说“双双,你才18岁,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趁你现在陷得不深,还是走吧!”

圈子里的人都现实得讽刺,有用时,各个都把你当祖宗供起来,出了事,你跪下来都没人多看一眼。我见多了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实在没想到陈姐会说出这种话,鼻尖酸酸的,红着眼睛无奈地说“陈姐,我没地方去了,你帮帮我好吗?”

陈姐倒满了酒,仰头一口灌尽,她沉默了一会才开口“你的要价太高了,一般客人不好交易。伊老板喜欢清纯的女生,出手又大方,今晚他会过来,我安排你走他的场子。”

一听着伊老板的名字,我的心咯噔了一下。伊老板的本名叫伊万元,老爸也是跑江湖的。他可是出了名的变态,不守规矩……

可是想到自己得罪了李老板,要想继续在这里干下去,恐怕也只能攀附伊老板了。

陈姐望着我欲言又止,最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只嘱咐我收拾漂亮点,在化妆室等着。

到了十点钟,客人逐渐多了,大部分姐妹们不是去走场子,就是去陪客,仅剩下几个跑专场的红牌在瞎聊。她们向来看不起我,我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,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,有点担心计划泡汤。

陈姐终于回来了,她拍了拍手,喊着“那帮祖宗来了,姑娘们动作麻利点!”然后指着我说“双双站中间!”

红牌们很不悦地扫了我一眼,仍是老实排好队,八人一组,紧尾随着陈姐的身后。

陈姐带着我们进了豪华包间,里面有四个男人,为首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,长得还算不错,就是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,他就是伊万元了。陈姐走到伊万元的跟前,嘀咕了几句,他抬眼望向我,那种打量的目光像极农村的屠夫来买猪估量能给多少钱。

他抬手点了点我说“右边四个留下!”

其他姑娘恭敬地向他们鞠躬齐声说“祝老板玩得愉快!”然后有条不紊地出去了。

瞧着伊万元,我紧张得全身都发抖,倒不是装纯,我在场子混得时间不算短了,见过形形色色的客人,可伊万元和李熠是出了名的狠,要不是实在没法子,我肯定不敢接触这两个王八羔子。

我的紧张在伊万元的眼里就是腼腆,正对他的口味,他伸手拦住我的腰,拉着我坐在大腿上笑着说“我会好好疼你的。”

我配合着他的需求,装纯洁,装可爱,讨他的欢心。气氛闹腾上来了,大家都放开了,旁边男女肢体交缠在一起,剧烈地亲吻,几乎都成了连体人。视觉效果太震撼了,男人的心都躁动起来了。伊万元的手也不安分地往我身上蹭,无论我怎么躲,都避不开,毕竟人家是情场高手。

大家玩的正欢呢!门突然间被人踹开了,力度大得屋子都轻微震荡了一下,众人都静了下来,震惊地看向门口。

李熠嘴里叼着一支香烟,懒懒散散地倚着门槛,他深吸一口烟,慢悠悠的吐出,头顶飘着一圈圈的烟雾。他扬起下巴,特别拽地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,不屑地发出一声冷笑,而他身后的跟着一大帮人,看架势就是来找碴的。

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熠,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很多钱,这辈子他就是来讨债的。他平白无故揍我一顿就算了,在钱要进我的口袋时,他又蹦出来搅局……

吃伟哥的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

伟哥的主要成分是什么

常州西地那非原料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