抚顺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衣二三刘梦媛创业这三年

2019/11/10 来源:抚顺汽车网

导读

身份:创始人&CEO毕业院校:中国传媒大学出生地:湖北星座:双子座导语:对于女性创业者的刻板印象,并不是投资人刻

衣二三刘梦媛创业这三年

身份:创始人&CEO

毕业院校:中国传媒大学

出生地:湖北

星座:双子座

导语:

对于女性创业者的刻板印象,并不是投资人刻意而为之,而是所遇到的,正在努力挣脱女性思维的创业者,还是差一点意思,在创业这件事情上,既不是男性思惟更佳,也不是女性思惟就不行,最佳状态,是在这两种思惟中,找到平衡——热情,相信,坚韧,学习力强,抽象思维和具象思惟兼具。

舵舟见到创业三年的衣二三的创始人刘梦媛,直接感受是坦诚、坚韧、不服气、靠谱。或许正是由于有了这些底层,作为一个在创投届不占优势的女性创业者,她用了三年时间,把衣二三这个项目带成了明星公司,且这次是她第一次创业。

但该有困难,一样都少不了,本文,我们跟梦媛聊一聊创业的四部曲:1、如何走得远?2、如何找到自己的方向?3、如何落地梦想?4、如何借助资本的助力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

全文10383字:

1

为何有人能走远,有人走不远?

(一)见证别人成功,不如自己投身

舵舟:这是你第一次创业?

梦媛:之前有短暂加入过创业团队,而且以失败告终,这一次,算我正式第一次创业。我之前在时尚媒体做了10年,最后我从媒体离开,最重要的原因是:这10年里,我一直见证别人的成功,不如投身于自己非常酷爱的事业当中。

因为你见证别人成功,跟亲手缔造一个成功差别是非常大的。我非常希望能亲身去造就一件事情,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了,感觉好像只有这样,才真的活了一次。衣二三发展的这三年,就是我从一个见证者到成为缔造者的转变过程,到今年,也三年多了。

去年我就想报名湖畔大学,但他们要求公司创立必须三年以上,我就问为什么要三年以上呢?他们说,三年是一个里程碑,三年意味着你已经挺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时间。你已经从一个创业者,进化到思考你为什么要创业?你是要成为有长远精神的企业家,还是要成为快速套现的获利者?你会开始去思考你到底要走多远?

三年的时间节点,是对人性的一种考验。

(2)为何有的企业走不下去?

梦媛:这三年真是挺不容易的,也挺有感触的。我发现越往后走,碰到的女性创业者越少了。一开始还挺多的,10%、20%的初创公司CEO都是女性,越往后越少。我在想为什么? 因为我内心是想走非常非常远的。想要走下去,我觉得两点是很重要的。

第一,你做的这个事情,你是否是非常非常热爱,和极度极度相信?我是有的,我的这类热爱不是理工男的那种,经过了特别详细的测算,然后很理智地投入。我就属于直觉使然,天性使然,我认为这件事非常非常有需求,个体有需求,群体也有需求,全女性、全人类可能都有需求。正由于对这件事有一种天然的相信跟酷爱,所以即使知道中途会无数问题,我也选择扑上去,先不要想那么多,一步一步去看我碰到甚么,升级打怪,走到最后能够把这件事情实现。

第二,你是否能够跟得上,不断去迭代成长?我很相信星座,我是双子座,我很畏惧每一天不精彩,很畏惧每一天跟昨天是一样的。所以当在媒体愈来愈触到天花板的时候,我是很恐慌的。为什么?因为你发现你今天全力以赴,就可以做到90分,明天你只要付出70%,你也能做到90分,后天付出40%,也还是老样子,会越来越畏惧。由于我的能量明明还有那么多,我还是愿意去过更有挑战的生活。

创业之后,我才发现创业本身特别适合我。有一天晚上我发了一条朋友圈,我说创业太快乐了,太合适我了。很多人冒出来点赞,一些100年不冒出来的人,徐小平老师也出来给我点赞,说梦媛你太棒了。那天不是装,也不是喝多了,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特别想感慨一下。

2

如何找到一件你笃定的事儿?

(一)想不到方向的时候,先换个环境

舵舟:3年前,离职创业这事儿难吗?

梦媛:2014年,我的同行们,很多不甘平庸的人都出来创业了。我内心一直也是想要创业的,想了很多年,但不知道自己要创甚么业,就像一颗种子在土壤里想冒出来,但一直没冒出来。这种感觉至少延续了两年时间,差不多从2012年,1直到2014年都是比较激动的状态。

但我又很迷茫,不是说要创业,就能马上出来创业了,首先你要创什么?那个点非常重要。很搞笑的是,我离开媒体的时候,我仍然不知道要创甚么,但是内心很激动,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。

我觉得不破就不利,必须先干一件蠢事。我不喜欢骑驴找马,在媒体呆着太舒服了,呆下去可能也找不到那个点。所以我就跟老板说我要走了,他说你干嘛去?我说我要自己做事,但我没想好干吗。他说你傻吗?在这多好,你想好了再去做,我也不拦你。等你找到方向以后,我帮你分析分析,看靠不靠谱,我说我可能没办法做这样的人。

当时我做了最后一个项目,把全美超模大赛引进中国,12集的真人秀做得非常完善,落地大秀请了超多的明星,包括巩俐都到场了,而且几近没花一分钱去撬动。我交了一个完善的答卷了,可以走了。

舵舟:很多人想离职创业的时候,老板就会跟他说一句,你傻,你在这多好,多安全,等你想清楚了再出去多好,可以一边做着一边干着,对于这类劝慰你有甚么看法?

梦媛:我后来也这样劝他人。

舵舟:但真相是什么?

梦媛:我觉得有的时候,就像自己的孩子,你非常难放手,说你的梦想是要去太空,那你去吧,其实内心是希望他留在我身边,这是很自然的人类情感。他想保护和留住自己培养出来的种子,有的下属是老板一手栽培出来的,甚至于老板根本没有看清过这个人的真正能力。由于从未见他单飞过,就想为他好,为他遮风挡雨,他也可以为我创造价值,我们这样多好。

我是能够理解这类情感的,老板确切一路栽培,而且我真的也很酷爱媒体工作。但十年确切太长了,如果用互联网的速度,可能四年也就够了,完全可以浓缩,也许我就可以利用这些时间,去做更多的事情。但没办法,80后就是没90后有优势,90后没有00后有优势,由于时期不一样了。我创业的这三年收获的能量和见识,可能跟过去的十年是差不多的。

(2)还是想不到方向,那就再换一个环境

离职出来以后,仍然很迷茫。我就每天看创投媒体,看一下那些创业的人,都在创甚么业?我该做什么?看得眼花缭乱,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去破局。但有两个点已锁定了,就是用互联网的技术,去创我喜欢的时尚行业。

后来我觉得不行了,我得出去走一趟,看能不能有一些更有灵感的东西,就跟几个朋友一起去做了环澳洲的自驾旅行。我们在澳洲住的房子,全是在airbnb定的。在一个小岛上,我们住进了一个女性服装设计师的家,房间设计得特别有调性,感觉每一样东西都是艺术品。她的先生是一个冒险家,所以还可以看到很多跟冒险相干的照片,真的很酷很有lifestyle。

当时我就深受启发,我想衣食住行,后三大板块都被互联网改造了,成为了世界上最酷的公司,时尚这么大一个行业,居然没人做?那我干嘛不能用我所向往的互联网技术、思维,去把我最爱的时尚行业给买通?被airbnb刺激以后,我就决定了,就做共享时尚,做可以让普通人负担得起的时尚。

我把这个观点跟几个时尚同行聊,他们都觉得我疯了。不可能的,为啥?什么叫时尚?时尚往下一步才叫流行,流行以后才能烂大街。所以时尚就是要引领,就是要与众不同,就是要昂贵。他们觉得我的想法是反人类的,如果人人都够的着,每个人都能把时尚穿在身上,谁还会觉得这东西时尚呢?

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,他们觉得我的逻辑不对,并且认为我在亵渎时尚,而且操作起来也不太现实,哪一个品牌愿意把东西给你去同享?但我觉得酷毙了,我不认为自己会害了这些品牌,他们一定会一步一步接受这个理念。

舵舟:你的判断根据是什么?

刘梦媛:我的根据是,这是一个对C端用户有价值的事情。让每一个人可以用负担得起的方式,去享有更美好的东西,这本来就是社会进步。为何时尚品牌要固步自封,就觉得自己只应当以昂贵的价格,服务于少部份的人呢?

如果我们真的做到了,所有品牌他会认,他会认清现实。他仍然可以去保护好他最珍贵的传承,把艺术应用于时尚。他还可以通过分享让更多人去享有美好。对他们来讲,收益并没有减少,品牌的光环并没有褪去,而且很酷。

如果我们只是在租赁奢侈品,这可能对奢侈品是一种降维。如果我们说:“你还在买?我没有衣橱,但我每天打扮得比你漂亮,我过得比你还要精彩。”创造一种更精彩的生活方式,就很酷,这反而让奢侈品的品牌更好了,真的不会打击品牌。

3

梦想如何落地?

(1)创始人刷脸

舵舟:后面的故事呢?

梦媛:大家都以为我从时尚行业出来的,来了就应当对话大牌,不是这样子的,这条路很难走。第一批跟我合作的品牌全是靠刷脸,求爷爷告奶奶,所有人跟我讲的话都是好吧好吧,你创业不容易,就给你一些货。还有人说我偷偷给你,别影响我售卖。我特别感激第一批支持我的人,他们当时给了我货值1000万的货品,包括范冰冰穿过的礼服,价值10几万一条。当时我内心想的是:你放心,我现在不用语言去证明什么。因为我说甚么都没有用,将来有一天你们会看到,你们会为我感到骄傲,你们的支持是对的。

衣二三刘梦媛创业这三年

(2)拼执行力

梦媛:到了第二批货,我们就有融资了,需要去规模化构建库存,所以我们就去做采购,但你会发现很多人不卖你。那时候,真的是绞尽脑汁去想哪里可以买到货。简直都不敢想象,说出来也挺搞笑的,我自己亲自背着麻袋,去首尔东大门彻夜选款打货,每天都是通宵到凌晨5点。当时HM跨界了爱马仕的设计师,每年会出限量款,我们就凌晨五点到店门口排队,等门开了进去抢货,还很多几个人一起去抢。

当然也有正规的B2B渠道卖一些货给我,但量很少。由于渠道觉得你买走以后是拿去租赁的,他会觉得左右手互搏,你就要想各种办法去凑这些货品。

舵舟:讲讲那个打货场景,难忘的。

梦媛:最搞笑的是在东大门打货。其实我没去过批发市场,因为以前的时尚圈,是不会去批发市场的,但听说过,也特别感兴趣。到了东大门,就傻掉了,那么多幢楼,灯火通明,每一幢楼里都有五层,每一层可能有几百个以上的店铺,全部都是从夜里8点才开始营业,一直开到清晨四五点钟。打货的时候,语言也不通,我们就拿个笔纸,计算器,通过比画来沟通,全是现货,还要去办运输帮我们运到国内。

当时特别搞笑的是,我有个好朋友,他算是创二代,但他不愿意继承传统产业,就在韩国去创业。我们之前认识的时候,还属于高大上的一种交往,当时我们互相知道彼此在首尔,他就约请我去他们公司参观。

见面他就问我来干吗?我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是来打货的,我说来见一些首尔设计师,谈谈合作什么。对方很疑惑,你到底是来干吗的?为何都到早上才睡觉?你其他团队呢?为何也不包个车?就住在离东大门很近的,一个特别破的小旅馆里。确实,如果平时去国外参加时尚活动,主办方会把行程司机给安排好,包括什么场合穿甚么衣服。

他就觉得我整个行程非常反常,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何?但我终究也没跟他讲。当时看到他在首尔公司的时候,我也很受感动。因为他也是放着好好的家业不做,非要自己吭哧吭哧去创业,而且能不能做成还是未知。当时是2016年,我想,或许他也有很多不能跟我说的东西。

我内心始终有一团光明的火,所以我可以忍耐当下的黑暗,而且我也不觉得那是黑暗,我觉得好兴奋。我们晚上打货打到嗨得不行,还在那儿自拍,拿出一些样品摆在房间里,全部地上都铺满了,在那里点数就觉得很有意思。这是一段值得感激的时光,之前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讲起过。

(3)拼团队

梦媛:去年3月,我们脑洞大开,拿货方式更进一步。其实是由于我们的买手负责人想离职,但我觉得这个人才不可错失。我说你别走,一定有机会的,她说不行,我就要走,我觉得没什么可以发挥了。我说你别走,我们一起想一个你可以干的事情,你可以去做我们的平台化模式,你跟品牌谈,能不能帮品牌去代租,代销?

她说甚么?你买他都不卖给你,你还想让他免费把货给你?然后你再去给他分钱?您能跟他分多少钱?什么时候分?有保底吗?这怎样谈?我说一定可以的,这是大势所趋,一定会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敢跟着你干。只要用一些品牌验证了,别的品牌就会跟上,因为每一个品牌都非常怕被时代淘汰,都希望寻觅新的销售渠道。

她还是很疑惑,我说现在大家都要从线下走到线上,第一批这么走的人都发了,那些固步自封的人错失了最早的线上渠道,而我们是新渠道,是淘宝2.0,天猫2.0。我们以租代售,让新生代的女性先租赁体验他们的产品,不但为此付出租金、会费,还会转化购买他们的产品。

当时我们的购买转化率已经做得算不错了,差不多出租20件衣服,就可以卖出去1件。我鼓动她一定可以,这个女生也挺有意思的,她是那种相信一个人,哪怕事情特别特别难,而且完全不知道怎样去干,她都会觉得OK,我先接了。所以她思考了两天,就跟我说,行,我们干。

她就带着我们的骨干同事,先研究可以找哪些品牌聊,我们到底可以给品牌一个什么样的合作模型,就各种测算各种讨论。比如我们按天给品牌分租金,如果衣服卖掉,品牌分销售收入。根据我们的流转率,一件衣服,3到4个月可以回本。相对传统售卖,四个月以后的运转,都可以理解为是它的额外利润了,这个很不了得了的。

因为传统渠道一个季度能卖掉70%的货,就已经非常高了,大部分品牌根本做不到,能卖到50%就不错了。剩下来的货就得靠打折,否则顶多只能收回本钱,就要过季了。那这些货怎样去处置?我们的效力比传统更高,只不过你需要让品牌相信,你真的能把衣服租出去。由于万一租不出去,或者租了一次以后就没人租了,衣服就不能拿出去卖了,怎么办?

所以这个模型算得通,但品牌信不信是另一件事,他们就开始打电话验证。当时我们办公室非常小,相对很拥堵,会议室很紧张,他们没有地方打电话,就躲在楼道里打。我们有一个姑娘,现在她调到上海去了,叫清雨,她一个礼拜联系了800个品牌。

舵舟:好利害,好有干劲。

梦媛:对。关键她之前还不是干这个的,她之前是在传统百货公司,从事类似于品类管理的工作。我问她他人拒绝你了,会有挫败感吗?她说经常打完电话哭得跟狗一样,但转回头眼泪一擦,接着聊。

舵舟:为何这么努力呀?

梦媛:相信,我们都相信这是以后每个人都会有的生活方式,只是现在需要让大家一个个去接受。到目前,去BD品牌来跟我们合作的这件事情上,我没有花特别多的精力了,坦率来说,这个功劳绝对在他们身上,真的是他们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出来的。最后他们撬动的品牌让我非常震惊,第一个被撬动的轻奢品牌是BCBG,是美国的一个牌子,一件单价夏装两三千,冬装3四千块钱。到现在我们已合作了超过500个品牌,含像Victoria Victoria Beckham、pINKO、McQ、Self-portrait等几十个轻奢品牌。

我真的很敬佩我们团队,从买都买不到,到我们把货先拿来,给品牌分租分售,大家亲身创造了奇迹。所以后来我们公司做文化衫,上面放了三个品牌的名字,好多人就问为什么?你们现在不是都有500个牌子了吗?

我说你们要知道,最开始肯跟我们合作的第一个轻奢品牌,第一个设计师品牌和第一个商业品牌,是他们渐渐带动起来的,不是一开始就有500多个,当年可是在楼道里哭着打完800个电话,擦干眼泪接着打来的。

(四)拼品牌

梦媛:到今年,又出现了更有意思的事情。我的同学是海澜之家的总裁,他做了一个高端女装品牌OVV。上课的时候,他说你这个模式好有意思,决定合作一下,说只需要我帮他把衣服租赁给用户,推行给用户,不从我这里分钱。我心想你能给我几件衣服啊?结果他给了我200多万货值的衣服,1000件。

后来效果非常好,因为衣二三的用户回访率和粘性非常高,隔天就来刷App,每次要刷8到10分钟。先频繁的阅读,到租赁体验,再去产生一些晒单,一些口碑传播,这个进程对品牌的认知度加强,是可以闭环的。但如果不是我同学,谁会1上来就给我几百万的货?不求回报,只说你帮我推行一下?不可能。

被验证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方式后,第二个牌子就来了,一个国内的配饰品牌,给我了大几十万的货,第三个品牌又来了,一个韩国的太阳镜潮牌,零售价大概是三四千块钱一副,比较贵也调性十足,权志龙一堆人把牌子捧得很红,就主动过来找我寻求合作。

这在原来是要靠我刷脸才有可能触达的品牌,现在他们看到了用户行为的改变,就主动寻求我为何不能到衣二三上面来?去用新的方式去触达用户呢?现在我坐在这里,就有品牌找我们合作了,昨天我接到一个约请,是世界3大奢侈品团体之一的开云集团。他们下个月在北京有一场论坛,希望我去讲“用科技打造可持续时尚”。他们旗下的很多品牌,也在跟我们进行对话探讨合作。这类通过几百年沉淀下来的老牌奢侈品团体,也正在慢慢接受和并走进我们。

回忆起当年去东大门打货,去刷脸,去找设计师要,或者自己去搬箱子,有一点恍如隔世,从最艰苦的路程走过来,其实也就三年多时间。现在很多事情都不需要靠我了,由于团队可以去实现更多,这个过程好伟大,我可能都做不到,一个星期打800个电话,太不可思议了。

4

如何借助资本的助力?

(1)融资也是行业学习的助推剂

舵舟:听你讲完衣二三货品的四个时代,真的也是恍如隔世。

梦媛:变化太大了,融资也是挺有意思的事儿,我之前在媒体圈,不认识一个投资人,完全不了解这个圈子。我一直是一个逻辑非常差的人,但投融资又是一个很讲求逻辑的事儿。

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宏大的理想,但其实不知道基本的创业规律是什么,就傻了吧唧的开始了,2015年我注册了这家公司。当时我从家里拿了300万启动资金,毕竟团队发工资日常开销是必要的。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,上线一个多月,突然在后台收到一个留言,说你好,我们是金沙江创投,我们投资了滴滴、饿了么、小红书等等。我们在看同享经济,衣食住行,希望了解一下你们公司,可不可以明天约着见面聊?我们在国贸三期。

我心想不会是骗子吧?滴滴、饿了么的投资人为什么来找我们?后来想了一下,国贸三期这么高大上的地方,应当不会是骗子吧。又认真去百度了一下什么是金沙江创投,谁是朱啸虎?发现真的是个很有名的投资人。OK,这一切是真的,但他为什么会看我们这么一个微信公众号呢?

第二天我就去了,他们就问我,你为什么做这样一个微信公众号?你怎样想的模式?当时的微信号不叫衣二三,叫久物。而且做的还是奢侈品和礼服的租赁,由于没钱去弄大量日常装的SKU。

我说我要做每个人用负担得起的方式,去享有时尚,用共享代替拥有,以后家里就没有衣橱了,就靠穿我们的衣服,去上班、约会、度假等等。朱啸虎说,可你做的不是你说的样子。我说是的,因为还需要建立一个巨大的用户商品库,也需要一个按月付费的模式,让用户养成习惯,打开我们的App,就跟打开她自己的衣橱门一样,天天都来,定期下单,给你一些反馈,未来你给用户的推送将会越来越个性化,符合她的需求。我就把自己想象出来的讲了出来,他说你讲的就是我们想要的,我们就看这个方向。

我问你是怎样知道我们的?他说市面上有十几家公司都在干这个事,我当时惊呆了,我以为就我自己想到了这件事,看到了这个机会,我也不知道还有个创投圈,真是太感谢这些公司了。

结果,跟朱啸虎估计聊了半个小时,还是40分钟,反正很短,我感觉我话还没讲完,他就突然说行,就这样吧。我当时很紧张,这啥意思,肯定是觉得没戏。我一边想继续说,但也不能赖在这,就非常礼貌地一边站起来拿我的包,一边想我还是得争取多说几句。我说朱总,我做这件事情是铁了心的,我非常了解,也非常相信这件事情。并且我也不顾家里人的反对,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,所以我相信我能全力以赴的做好这件事情。行,我讲完了,我走了。

后来回去的路上,我心情特别不好,第一次见投资人,而且聊得这么短,还没讲完就让我走了,肯定是没戏。结果我们四点聊完,六点就来电话了,说我们准备给你们发TS,我问TS是什么东西?他们说决定要投我们,要我们准备一下,说明天来我们公司看一下,见一下团队。

当时我就很震惊,我真的跟很多创业者不一样,很多人都是在互联网公司呆着,看到一些机会就跳出来,他对行业是了解的,但我就像一张白纸。我只是非常了解时尚,其他东西可以说是一窍不通,说白了,其实就是一个时尚媒体人,干了一件原来的圈子和经验没法hold住的事。团队成员其实也跟我一样,所以投资方来DD,就觉得我们团队挺奇葩的,但他们可能看到了我们身上的一些特质,相信我们能够把这件事情做成,就选择了我们。

经过金沙江介绍,我跟王刚有了一个视频连线,当时他已有了滴滴的光环,属于我眼里特别牛逼的人。我们在视频里讲了40分钟对这件事情的看法,聊得非常好,一拍即合。所以,我的第一轮正式的融资,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,金沙江加王刚。

这轮融资,开启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新认知,他们帮我特别多。我到现在还留着他们投进来以后,2015年9月3号,跟我第一次会议的记录。我到现在回过头来看,真的有蛮多真知灼见和方法论的,但当时我其实都听不懂,不知道在说些甚么,那我就记下来,一条一条去弄。那次会议很有意思,讲得也非常多,给我们的建议是很全面的,包括怎样做业务、怎么做市场、怎么拉团队、怎么做管理、怎么做互联网产品,我特别感激。

后面就有投资人说,我们后面依照很贵的价格投进来,给的钱也多,但你们创业者永久记得天使,但天使给你们是最便宜的。我们创业者是这么理解天使投资人的,他们在你什么都不是,甚么都没有的时候,选择相信你,并且给到你支持。这类支持不光是资源上的支持,还包括心力和脑力的陪伴和建议,所以份量很重。

(2)创始人的表现,是最直观的判断依据

梦媛:到目前为止,衣二三已经融了5轮。第二轮也相对顺利,一共见了25家,见到最后一家IDG的时候,主导投我的Michael是IDG的投资经理,投完我,他又完全跳进来,加入我们。薪水打了好几个折,特别可怕,当时他年薪就很高了。

融资进程中,Michael安排我同时见三个合伙人一起聊,聊得都非常好。他们当时说觉得我最可爱又很搞笑的地方是什么?我拿着一个本子,他们问我一些问题,尤其是数字方面问题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那记。其实我一直是在加减乘除,我只有不停的算,才能够跟上他们的问题,并且能把这个数字回答出来。我是一个文科生,学新闻,哪里需要算甚么账?不需要的,能算大账就好了。他们就觉得这个人怎样这么认真,觉得很靠谱。

但当时IDG的合伙人李骁军就觉得不行,要约我单独聊一次。第二天我们单独见了一面,聊了一个半小时,一半时间都没有聊业务,一直问我人生观,价值观和婚姻观。我才知道原来你是什么样的人,就决定了你会做成什么样的事情,就这样IDG就投进来了。

第二轮还有真格,过程还挺逗的。我先见的真格的Vp刘元,见他的那天北京超级无敌的大风,我作为一个时尚人士,穿得特别单薄,结果发热了。他后来提起来说,我们谈话过程中,我一直在小本本上写写画画,明显看得出来,我数学和逻辑都不太好,但非常认真,他觉得很有意思。当时大风刮得,我当场就重感冒了,但一直在那坚持。

我们是周末见面,我俩聊完以后,他才发现旁边的一桌是我们团队,在等我开会。他说,哇,这么拼。这几件事情都让他印象深入,他说这样,约你明天去见一下徐老师,我说好。但其实我回家就烧到了40度。

第二天,我发着高烧见徐老师。徐老师第一句话就说,梦媛,你看上去真的是精神抖擞。我问为何?他说你满面通红、充满激情。刘元帮我补充说,那是因为她在发高烧。见了徐老师一小时,也没问我太多问题,他一直在鼓励我,说你这个事业非常牛,未来男士也非常需要。其实他们内部已决策要投了,徐老师就是想见一下创始人是什么样子。

这个过程很有趣,我给他们的感觉也是反差很大。由于我过去的经历,让我看上去娇滴滴的,但其实过程会让他们知道,我对自己特别狠,让他们觉得挺不可思议的。

所以第二轮,你说顺利吧,确实挺顺利,都是很不错的基金。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,2016年3月份就投了我们,跟金沙江的距离也就是半年。而且我们的产品刚刚上线,才200多个会员,也没什么数据,一个月收入几万块钱这样子。

但你说不顺吧,我也见过25家,我记得其中有一个投资人,他每一轮都看我们,连看三轮才投我们。等他终于投进来的时候,他跟我说,你都不知道你之前有多傻,我说怎么了?他说我当时问你日活、月活是多少,你还问我是哪个口径的月活和日活?明显对概念都还没搞清楚,他觉得我的互联网底子太薄弱了。

这还不算暴露我底子薄的,最奇葩是,之前我们筹备公司,小伙伴老跟我说要做服务器托管,一会需要几万块钱,一会需要几万块钱的。我内心一直有个疑问,到底什么是服务器?直到有一天,我在他们桌上看到一个方形的柜子。我就问,这个是否是就是服务器?那个男生说,这是冰箱,就是那种透明的放饮料的小冰箱。当时可能我也没看清楚,和我内心真的太想知道服务器到底是啥了,要花这么多钱?

舵舟:真的是太搞笑了。

梦媛:所以真的是学了太多太多的东西,才把基础补起来。融资到了第三轮的时候,就艰难了很多,由于市场环境不太好了,今年环境特别不好,我们算是赶到最不好之前的末班车了。

(三)不管市场好坏,不理解你的终归是大多数

舵舟:最后三轮怎样不容易了?分别。

梦媛:主要的不容易,就是市场的环境,我记得第三轮,我谈了50家。第四轮其实没怎样谈,非常顺利。到第五轮环境又不好了,花了一些时间去纠结,如果再纠结下去,可能就进入寒冬了,全部节奏的把控很不容易。

舵舟:节奏怎么不容易了,是心理拉锯吗?

梦媛:我们都希望理想化,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,但是机会和时间不等人,我们有几个竞品,都做得挺好的,但因为融资出了问题,有两家都死掉了。

我记得我见过一个挺着名的男性投资人,跟他讲了整整一个小时。他中间都没怎么提问题,我以为他听得很投入,固然,他确切听得很认真。但一个小时过后,他问我:“女人为什么要每天换衣服?”我当时就觉得,好吧,就不好再聊下去了。虽然他是一个非常牛的投资人,但不理解你的终归是大多数,不管是市场环境好与不好。

舵舟:这句话很牛逼,不理解你的终归是大多数。

梦媛:包括做业务也是一样的,你要去找真正能够理解你的人。我融资的这五轮里,第二轮见25家,第三轮见50家,真的,不理解你的人是绝大多数,因为他看不见这个市场,看不见又何谈相信?那就非常难再往下谈。

但融资对我们的模式非常重要,由于资金门坎比较高。不可能一上来就有很多免费的货,而且服务链条很重,你需要自建智能清洗工厂,需要重资金投入,那你就需要在融资方面,节奏要踩准,要积极一些。

对于那些非常理解跟相信你的投资人,我是非常感激的。我从一个创业小白走到今天,他们确切一直帮助我成长。这类帮助成长,不是说告诉我业务怎么做,其实是帮我构建了很多创业所需要具有的一些知识体系,一些经验,包括给我对接了一些资源。

(4)创业是一场自虐和自我满足的过程

舵舟:比如说哪些知识,让你觉得叹为观止的?

梦媛:太多了,因为我以前太小白了。比方说我第一次做用户模型,都不会用Excel,就拿纸和笔在那画:用户第一天下单,第二天物流在路上,第三天怎么收到衣服,画时间线来算用户,一个月能穿多少件衣服,然后对应清洗费,物流费,逆向物流等等,再算衣服采购费用。我算的都是流水账,都不是非常清晰化、可视化的报表,是个没法输入变量的模型。

这对很多人是特别简单,很基本的技能,但我之前都不会做。包括怎么做产品,用户思惟是什么?怎么去搭团队?全部互联网江湖是什么样子的?我的学习空间太大了,反而是怎么去做业务,这个事情是他人教不了你的,他人即便教你,真正去推动的时候,还是要自己去把握。

舵舟:业务是别人教不了你的,这句话也很利害。

梦媛:因为站在旁边说,指点你应该这样应当那样,其实是没什么用的。但我最缺的是没有经历过在互联网的大环境,也没有创业经历。这个进程,不管是投资人的帮助,团队的帮助,还是自己拼命看书学习,还是很有用的,我今年还上了浑沌创业营。

创业是一场自虐和自我满足的进程。我们浑沌创业营的同学偶尔聚会,在可以共振的人面前,可以释放出自己的一些压力。有一次我喝得有点多,到了家楼下,很难快速切回家庭模式,就在楼下大堂呆了一个半小时,1直到保安过来问我,你冷不冷?给你条毯子吗?我说不用,谢谢。当时我同学还讲了一句话,特别搞笑,他说男人在回家之前,会在车里坐一会再上楼,没想到女人也这样,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
舵舟:你为什么不马上上楼呢?

梦媛:我需要冷静一下,沉淀一下,有一些自己独自的空间思考一下,由于那天没开车,如果开了车,没准是在车里面哭一个半小时,由于你也没办法,乃至也不能转给家人去承受。

舵舟:看来创业的压力还是很大的。

梦媛:压力很大,我小时候可能会爱哭,那就是小女生。但我长大以后基本上没怎么哭过,由于得遇到多大的事才会哭?可是我觉得创业之后,尤其这一两年,尤其是今年,我哭的次数真的是有点多。

舵舟:为何会哭?

梦媛: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,没有到达自己想要的预期,和很孤独,很不被理解。虽然我家人无条件支持,小火伴也非常给力,但还是会有很多说不出来的东西,就非常烦躁,让自己的表现很差。比如说我妈昨天问我,说你明天回家吃饭吗?我当时就很烦躁,我语气很不好地说:“回不来,这一个礼拜都回不来。”

我妈说哦,她已转头准备去干别的事了,我还在后面追了1句:“你以为创业那末容易?”我妈肯定认为我有病,态度这么差。

舵舟:我笑出眼泪了。

梦媛: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亲的人这样子,我妈这么爱我,固然要问我回不回家吃饭?她固然想给我做点好吃的,可是我几乎没有一天可以回家吃饭。不好意思,把你的眼泪都惹出来了。

舵舟:我不是哭,我是真的被你逗笑了,笑出眼泪来了。

人初油

伟哥与降脂药物联合用药可改善阳痿

伟哥有副作用吗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

标签